以鮮血泣成的玫瑰


盛開在白皚皚的雪中


我試圖攫取時空的赤道


信步  跨過溫帶的海洋


使光譜進行  離析式的掃描


 


浮塵中   若夢的虛幻


在羅門生式的神話中掙扎


溫潤地春天在南方  發芽


似乎曙光也一併在  孕育


牡丹山下的陽光


卻未被亮麗的裝飾


 


和著聖歌的音符在跳躍


而彎刀也在腰間閃動


驀然  庄尾的山丘


突兀的轟立著


名叫發射台的煙囪


 


乘座直升機的將軍們


意氣煥發  凌空而降


劃破了山城的寧靜


而漁民驚慌的收網


因為飛彈要出航


 

ch3113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